曾國藩:「最敗人的兩個字」可以毀掉人生!

曾國藩:「最敗人的兩個字」可以毀掉人生!
 

曾國藩的家訓中反覆強調的「最敗人的兩個字」可以毀掉一個人的人生!(圖片來源:Fotolia)

梁實秋先生說,「我自己是浪費了很多時間的一個人……我痛自反省,我發現,除了職務上的必須及人情上所不能免的活動之外,我的時間大部分都浪費了……然而悔之晚矣。」
曾國藩雖然年輕的時候也是滿身的毛病,做了不少荒唐事,但是可貴的是他勇於面對自己的缺點,並努力改正。然而就在曾國藩修身養性的過程中,他認識到有兩個字是最重要的,因為無論是天下古今之庸人,還是天下古今之才人,之所以最後人生一事無成都是因為這兩個字。這也就是在曾國藩的家訓中反覆強調的「最敗人的兩個字」。那麼這究竟是哪兩個字呢?為什麼曾國藩認為這簡單的兩個字可以毀掉一個人的人生呢?為什麼簡單的兩個字會有這麼大的力量呢?
曾國藩年輕時也為浮誇的毛病苦惱,後來學會靜,果然改掉浮誇的毛病,也獲得意外的收穫,靜能生智慧,能思慮空明,看問題看得清楚。對人生的難題與困擾獲得認識。有一句名言:「敗人兩字非傲即惰。」雖簡但是精闢。介紹人生經驗時拓展來是:「天下古今之庸人,皆以一惰字致敗,天下古今之才人,皆以一傲字致敗。吾因軍事而推之,莫不皆然。」平庸基本因為惰,原來有才的人無所成就也因為一個字傲。這道理帶兵經驗來看,都是。他非要以帶兵打仗的經驗來看呢?與他與李鴻章的公案有關。
曾國藩年輕時也為浮誇的毛病苦惱,後來學會靜,果然改掉浮誇的毛病,也獲得意外的收穫。
曾國藩年輕時也為浮誇的毛病苦惱,後來學會靜,果然改掉浮誇的毛病,也獲得意外的收穫。
李鴻章是安徽人,是曾國藩認為最好的學生。後來曾死後,李鴻章常說我老師如何如何,說明二人非同一般的關係。李鴻章的父親與曾國藩是同年進士,李鴻章正是以年家子身份投於曾國藩門下,李鴻章個子高,第一次進京時寫詩,有一句「一萬年來誰著史,三千里外欲封侯」,被人稱頌一時。當時有名,志氣遠大,曾國藩一看就喜歡,但看得出與自己年青時一樣志大才疏。另投他人時,曾國藩也並不阻撓。辦團練時,被打得逃的逃,死的死。李鴻章沒辦法了。出來投曾國藩。曾一看,歡迎。又投到老師門下,做幕僚。李鴻章確實聰明,有許多點子讓曾國藩都佩服。許多公文都是他處理。這時,年輕的李鴻章感覺不一樣。受到器重就傲氣了。當時湘軍主要是湖南人,李鴻章這麼傲,在湖南人群裡顯得非常獨特。
但曾國藩有容人之量,只有一點不能容忍。這就是睡懶覺。熬夜寫東西,早晨就起不來,但問題是曾國藩治軍嚴格,學習的是戚繼光,嚴格治軍,早晨五點多就得起。沒仗也得操練。規定所有人包括幕僚都得起。但是李鴻章受不了,起不來,也得起。不過也能拖就拖。一天沒請假沒起來。天太冷了,發現過了起床時間,索性不起了。又躺下來,睡個回籠覺吧。有人敲門,誰呀?捨不得起,是曾大帥的親兵,請去吃早飯。曾國藩規定所有幕僚與自己一起吃早飯。一個都不能少。以前請假了,今天不請假,就來請了。反應快,保持原樣不變,撒謊,好像偶感風寒,今天早晨不去。走了。剛準備睡著,又敲門了,曾大帥說了,必須等齊,才能開飯。李鴻章一聽咯噔一下,不去,就不止難堪了。跑到那兒,果然所有人都在等他呢。李鴻章進去,曾國藩什麼也沒說,一如往常,開始吃飯。
李鴻章是曾國藩認為最好的學生。
李鴻章是曾國藩認為最好的學生。
曾國藩不但治軍嚴謹,而且生平最看不得懶惰之人。李鴻章雖然是他的愛徒,可是有次實在是做得太過分了,再加上他以往的不良表現,大家都以為曾國藩肯定會狠狠地痛罵李鴻章一頓,但是沒想到曾國藩不僅沒有責罵他,反而平靜得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。
這頓早飯吃得不同,曾國藩喜歡聊天說笑,今天一句不說,誰也不敢說話。結果,整個食堂不聞人語響。都不敢有動靜,李鴻章想,這是自己導致的,壓力大,緊張,半天,曾國藩吃完了。曾國藩站起來,對李鴻章說,「少荃,你既然來我幕中,我就有言相告……就得守一個誠字」。李鴻章呆若木雞。但是曾國藩一句話的效果好,這以後再也沒睡過懶覺。倒是李鴻章讓曾國藩越來越滿意。曾國藩為什麼不讓人睡懶覺呢?為什麼只說守誠字呢?
曾國藩故居。
曾國藩故居。(以上圖片來源皆為維基百科)
中國歷史上最沉痛的近代史的開端,百姓民不聊生。晚清政治腐敗,極其混亂時期。曾國藩覺得「天下滔滔禍亂未已,吏治人心,毫無更改,軍政戰事,日崇虛偽,非得二三君子,倡之以誠樸,道之以廉恥,則江河日下,不知所屆……不若自習勤勞,猶可稍求一心之安」。天下敗亂成這樣子,作為一儒生,要擔興亡之任,更可怕的是人心的敗亂,已不成樣子,正本清源應該是一兩個君子來正人生正社會之楷模。我願意做這樣的帶頭示範的君子。君子最重要的是誠。加大到血誠的地步。曾國藩願意做這樣的人。要做到,最應該防範的是傲與惰。像李鴻章,在湘軍中為幕僚,因是學生,被器重,特立獨行,是傲,睡懶覺就是惰。要治惰與恃才傲物,得守一個誠字。李鴻章知道這個誠對曾國藩意義有多大。所以李鴻章痛改前非,從來不睡懶覺了,從起早做起。
曾國藩成功地糾正了李鴻章睡懶覺的毛病,但是根據記載,曾國藩小時候也是一個愛睡懶覺的孩子,那麼究竟是什麼改變了他?雖然曾國藩一再強調傲和惰是最敗人的兩個字,我們也知道如果一個人太驕傲或者太懶惰都不好,但是在生活中偶爾懶惰一下,難道就真的會毀掉我們的人生嗎?
惰就是懶惰,又不同,懶是什麼也不做,而惰是惰性。梁實秋先生說,「我自己是浪費了很多時間的一個人……我痛自反省,我發現,除了職務上的必須及人情上所不能免的活動之外,我的時間大部分都浪費了……然而悔之晚矣。」我常讀這段文字。事實上,我們大多數時間都被浪費了。很少人珍惜自己的時間。混過去了,知道應該做有意義的事,卻總找理由,不是不做事,惰就是做無聊的事。是他能超越了自己,曾國藩怎麼超越呢?就是勤。甚至可以說,他一生成就都建立在這個字上。他是笨,背書背不好,但同樣也可以看出他的勤奮。他小時也睡懶覺,被父親痛罵一頓。這對曾國藩來說是刻骨銘心。一輩子再也不睡懶覺了。早起有三條好處:一是時間多了,就算比別人活得長;二是思路清晰,工作有效率;三是勤就能養成一個人優良的品格。
責任編輯:傑夫
文章選自: 看中國

 點入

 點入  圖片

您可能也會喜歡…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